被謊話淹死的人 - 開通堂

Latest

2008年2月1日 星期五

被謊話淹死的人


醫師黃忠信與怪醫方博土方幸賓糾紛事件說明: 

 與作家妻子凌煙隱居在駱駝山下的怪醫方博土方幸賓,耗費三十年心血研究出一套「手痛醫腳,腳痛醫手」,突破中醫兩千年傳統的創新經穴療法,交由晨星出版社出版發行,醫師黃忠信買到書後慕名前去拜師學藝,以台佳公司負責人名義取得教學授權合約,後來不但改換公司名稱,更將方幸賓所著的《酸痛經穴療法》的內容,直接重製成「相應神經療法」教學,背棄合約,又以都卜勒血流計量測相應神經點的研究,寫成論文拿到韓國東洋醫學會發表,宣稱是全球首創的最新神經技術,被方幸賓提告仍毫無悔意,目前正以「相應神經療法」為題在台大生理系研究所修博士學位,凌煙兩度寫信請台大校長李嗣涔出面主持公道,校方對黃忠信違反學術倫理的事不但避而不提,且全力維護,後經蘋果日報披露,引起電子媒體爭相採訪。


忘了是在哪本書讀到過,說人要是說了一句謊話,就必須再說十個來圓它,不要多久他就會被謊話淹死。當我97年1月5日從電視新聞中聽到黃忠信所說的話,立刻感覺到他正是一個快被謊話淹死的人,心中只有悲憫而無憤怒心。
 
  對著媒體鏡頭,他仍然一口咬定他研究的是神經而不是經脈,說他拿到韓國在東洋醫學發表的「相應神經療法」,是以「都卜勒血流計」來量測相應神經點,完全和經脈無關,他也有註明方老師的《酸痛經穴療法》,否認抄襲。
 
  真相又是如何呢?他做研究來驗證這套療法的功效是事實,他沒有說明的是他在拜師學藝後,先以一紙合約綁住方老師三年不得對外公開招生,教學業務由他全攬,但在這三年中,他卻花了許多心血將這套療法改頭換面。最先他是向我們解釋說為了方便西醫學習,所以將「酸痛經穴療法」改名為「疼痛反射區療法」,發明人方幸賓,講師黃忠信,但是沒多久,發明人只剩「方老師」三個字,名字沒有了,我們開始察覺他的異心,曾向他抗議,並要求他必須用書當教材,配合網路教學,不可以自編教材,以免觸犯著作權法,而他非但不理會我們對他「有了利又想要名」的質疑,索性堂而皇之的改換公司名義,大肆宣揚他自創的「十六經脈」,教材則以「疼痛神經反射療法」為名,署名也只剩下「講師黃忠信」,再也沒有「發明人」。(註:他宣稱革命性新發現的十六經脈,只要是方老師教過的學生,都知道那是一個大笑話,因為方老師教任、督二脈的治療時有說,要以鳩尾和至陽穴分上下兩段,採以上治下或以下治上為原則,他竟然就聰明過頭的說成天大的發現,說是任、督二脈各分上下共四條才對,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他恐怕連任、督二脈根本不在「脈」中這點都不知道吧?他想要把任、督拆成四條,併入方老師獨創的「四經一體」三陰三陽上下相通的理論中,根本就不可能成立,那只能拿去騙一些外行的西醫教授。
 
  雖然我們對他的許多作為十分不滿,但礙於合約也只有隱忍三年,這三年中保守估計他至少賺了兩千萬,除了在頭一年他分十期付了一百萬元給我們外,從此就沒有下文,根據合約他每教一名醫生得讓我們抽伍仟,我們向他要學員名單他卻不給,說那是他的商業機密,他一共教了269個人數,還是我們從他寄給診所的招生簡章才得知,合約到期後我們寄出存證信函要求他中止教學,並依據269個人數再給付我們345千元,他竟回給我們一份律師函,說「酸痛經穴療法」他只教了四期共136人,因此項民俗療法不符醫師之期望,我們要求解約他敬表同意,而他之前所付的一百萬元已經超過應付的金額,他無須再付任何款項。
 
  他對著媒體鏡頭說他沒有說過嘲笑方老師是赤腳大夫的話,沒錯,那是媒體記者的解讀,正確的說,他是用律師函告訴我們,也這樣告訴檢察官,他說方老師的「酸痛經穴療法」是未經醫學證實的民俗療法(民俗療法師與赤腳大夫是同義詞),已經沒有醫師要學,而他是執業二十多年的醫師,「相應神經療法」完全是他個人的研究,與方老師無關,檢察官便要求他提出研究資料來證明,他唯一提得出來的四本教學手冊,檢察官說怎麼看起來四本都差不多?便要方老師帶回家與原著做對照後再送回法院,誠如蘋果日報那篇報導所載,專研智慧財產權的高雄大學財經法律學系助理教授周柏翰親自比對過證據後表示,黃忠信的教材內容明顯是「直接重製」與「稍微改作」自方老師的著作,只不過是加上一些西醫神經的闡釋,再將中醫的經脈與穴道名稱,改編成西醫的「神經帶與相應神經點」(這也是他自創的沒錯),兩套療法如出一轍,換湯不換藥,他的十六經脈算是畫蛇添足之舉罷了。
 
  再說他拿到韓國東洋醫學會發表的論文,文中敍述:「相應經絡療法是研究者自2001年至2005年以西醫解剖學及胚胎學為基礎,採用神經醫學理論歸納針灸的診斷及治療方式,而找到一套規則明確且療效確實的疼痛新療法。主要是以同名經療法結合表裡經為基礎,配合陰陽學說的男女陰陽及左右陰陽觀念而得」,「任脈及督脈自中間各分為上兩條共四脈」、「以雷射部都卜勒血流計量相應治療點,作為診斷依據」,「相應(神經)經絡療法的作用機轉是經由神經系統來達成的」,「十六經脈間的調節關係呈現男女不同、左右不同、實症虛症不同」,他在論文的著作權聲明中明載「本論文之論述有多項發現是過去醫學未曾發表過的新理論,使用者引用時需註明出處。」他為什麼要這樣鄭重的表示?因為諾貝爾醫學獎從來都只頒給第一位發現的人,真相又是如何?20026月,方老師首度公開出版「酸痛經穴療法」,當時的黃忠信只是受雇於一間診所執業的醫師,買到書試用之後感覺這套療法很有效,專程前來我們隱居的農場拜訪,正式拜師學藝並擬定合約取得教學授權而他對媒體卻堅持他所做的研究與治療方式是西醫的神經醫學,並批評方老師所教給他的經脈療法完全無效,說他只花180元買來看一看就都學會了.......既然如此,當初他又何必花三萬元來向方老師拜師學藝?如果方老師所教他的療法完全無效,他為何又自擬合約來取得方老師的授權,並甘願付出一百萬元的代價?既然無效,他在論文後面又何必將「酸痛經穴療法」列為參考書籍?我想他真的已經快要被自己的謊話淹死了。
 
  自古以來,包括中醫的典籍與近代有關針灸治療的著作,從未有人像方老師一樣,明確的列出一套經穴治療的運用規則,且有完整的理論基礎,「四經一體」是結合五行表裡陰陽與六氣表裡陰陽上下相通的原理,由方老師獨創突破中醫兩千年傳統的新技術,所以才會「手痛醫腳,腳痛醫手」,又因為陰陽有別,在治療上才必須分男女,一切疼痛皆因氣血不通所造成,氣有過旺(實症)與不足(虛症)之分別,才有左右虛實治法不同,如果黃忠信硬是要強辯他的「相應神經療法」與方老師的「酸痛經穴療法」無關,他做的是神經的研究與治療,我倒想請教他一個問題:在西醫的神經學與解剖學上,有哪本書告訴他,男女的神經結構不同,所以在治療上要分男女、左右與上下?神經痛還有實症與虛症的分別嗎?
 
         中醫把脈的技術與許多精妙高超的醫術為什麼會失傳?因為背骨的人太多,所以師父人人留一手,留的自然是最高明的醫術,久而久之,便只剩殘篇斷頁,頭尾不全。方老師既不是醫生,學歷更只有小學畢業,他能研究出這套療法實在是天意,他也將傳承醫術當做是他此生的「天命」,所以當初黃忠信來談合約之時,充滿理想與企圖心的告訴我們,這麼好的醫術應該引進醫界加以推廣才能救更多人,只有配合西醫的研究驗證,將來才能走向國際。他的話自然深合我們之意,因為方老師還有一套治病的療法與獨門脈理未公開,所以黃忠信在合約中也提及未來他將開發脈診儀,並提撥經費設立基金會,任方老師為名譽負責人(榮譽董事長),「用於補助醫學院進行基礎醫學及臨床醫學研究,以科學方法驗證十二經陰陽氣脈病理療法及經脈診儀之功效與用途,以期進一步改寫現代中西醫學論點,並達成革命性突破現代醫療盲點,對人類醫學史作出最大貢獻」。幸虧方老師一向本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的做人做事原則,堅持他對病理與脈理的研究在沒有出版著作以前,任何人他都不會傳授,也幸虧黃忠信太汲汲於名利,讓我們提早看穿他的異心,他對媒體說他帶了十幾個家人和朋友來給方老師看病都無效,事實上他帶的都是一些慢性病的患者,也都只看了二、三次,西醫長期治不好的病,他以為方老師是神嗎?幾次就想看好?他的目的其實是很明顯的。方老師也坦白告訴他,有關臟腑疾病的經穴調理,都必須以脈象為依據,不能只靠「死步」去治療。
 
  剛開始推廣教學之時,他都敬重的介紹方老師,並向那些來學習疼痛治療的醫生預告,未來方老師還會公開病理與脈象。結果是半年後他就開始教疾病治療,收費95,還要求跟他學習的醫生簽保密合約我們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是因為有醫生花錢學了以後,充滿疑問的來找方老師瞭解「為什麼你第一套醫術這麼好用,第二套卻用不通?」我們問他療法的內容是什麼?他說也是用「四經一體」去看病啊!他還把招生簡章給我們看,上面寫說:「疾病經絡反射區療法」課程原擬在脈診儀研發上市時才開辦,但因SARS的流行,想到要救人都沒門路,而未來可能還有更大規模的流行,不知還要犧牲多少人,因此才決定立即開班」。我們立刻去向他質問這件事,他卻一口咬定他教的是他自己研究的醫術,和方老師的「病理療法」無關,我們問他那為什麼沒有對醫生說明,以致大家產生誤解?他說:「我只是沒有特別解釋而已」這大概就是他一貫的作風,能不「特別解釋」的他便一語帶過,模糊掉所有的真相與事實,只剩一些虛飾的言辭。
 
  當我們得悉他目前正以「相應神經」療法為研究專題,在台大生理系修博士學位時,曾於96年12月給台大李嗣涔校長寫了兩封信,並把一切相關證據都寄去,李校長是我十分景仰的一位學者,他因主持研究心電感應與特異功能而備受學術界人士的打壓與批評,他卻仍能秉著客觀公允的心來看待一切。我懇切的請求他出面主持公道,我說「著作權的問題就留給法院去判決,但所有的證據都足以證明黃忠信不但違反學術倫理,且有欺師背信的不當行為」,我請李校長就這件事做個仲裁,畢竟這是牽涉到台大校譽之事,必要時我們願北上到校說明,甚至與黃忠信當面對質,但一個月後證據資料全退回來,只附上一紙簡短的回函:「本校醫學院表示:方先生與黃忠信醫師的訴訟糾紛,係在考取本校博士班之前,以學術觀點而言,與黃醫師擬進行之博士論文工作無涉。若將來論文涉及方先生之原始觀念,必須加以引用,以維護學術倫理。」後來97年1月5日蘋果日報報導此事之爭議,引起電視媒體深入採訪,李校長的回答是:「我們不能聽信一面之詞,必須看事實」。事實是什麼?黃忠信做都卜勒血流計量測相應神經點來證明療效,用白老鼠注射辣椒素來偵測相應神經點的研究是事實,他向方老師拜師學藝,取得教學授權是事實,他將「酸痛經穴療法」先改名為「疼痛反射區療法」,再改為「相應神經經絡療法」拿到韓國東洋醫學會發表,論文中還故意把研究時間提早在方老師著作出版的前一年更是事實,而他的「相應神經療法」的教材拿來和原著對照,再外行的人都能看得出來那是同一套療法,台大校方竟能接受黃忠信將經脈硬拗成神經的說法,著眼點在哪裡?
 
  原來他當初向方老師允諾要成立的基金會,如今全盤端到台大去,掛名的皆是那些來頭不小的醫學教授,在那份「台灣神經調節醫學基金會」的籌組說明書中(自從我們對他提告後,他便又改名稱為「相應神經調節療法」)第一階段三年3000萬的經費將捐助台灣大學1500萬,指定給醫學院生理學研究所蔡元奮教授統籌,用於「相應神經調節療法」之研究,捐助相應神經調節療法研究中心1500萬,第二階段每年經費1000萬,捐助台灣大學500萬,一樣指定給蔡元奮教授做研究,神經調節醫學研究中心也有500萬經費,由此可見這件事從頭到尾,台大校方眼中所見的只有龐大的利益,會對違反學術倫理事件視而不見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再看看黃忠信向那些教授所提出來的願景:「以台灣神經調整醫學基金會名義,於全球各國舉辦教育訓練課程,並配合認證授證推廣此項療法。開發中及已開發國家採取收費模式,獲得之經費除使用於第二階段之研究工作外,也用於免費培訓第三世界落後國家的醫師」,可想而知,當他們的目標達成之後,誰是那個坐擁一切光環的人?
 
  俗言「青出於藍,而更勝於藍」,如果教出來的學生是真材實料,能比老師的成就更高,我想當老師的人一定與有榮焉,方老師教過的醫生非只黃忠信一個,他常對他們說:「誰要拿我的療法做研究我都歡迎,只要別把我的名字抹掉,留個位置給我就行了」,他的醫術可說是用命換來的,對於經脈醫術的摸索與研究,他完全拿自己的身體做試驗,這也是他之所以把名看得比利重要的原因,當初在與黃忠信簽約之時,他只叮囑他一句話:「錢,你賺沒關係,名,要給我留著」,想不到人性在面對名與利的考驗時竟是如此脆弱,名門學府出身的人也和一般販夫走卒一樣,完全不顧倫理道德,為了奪名可以使盡一切手段,將中醫的經脈療法硬拗成西醫的神經療法,究竟是歧視中醫無能?或是藉勢欺壓一個毫無學歷背景的鄉野郎中?可笑復可嘆的是竟也有一批教授不肯看清事實,即幫著他指鹿為馬,將中醫的經脈名稱改編成十六條神經帶(因為畫蛇又多添了兩足),將對應的穴道改成英文代號,宣稱是全球首創的最新「相應神經調節療法」,只要多做一些研究來驗證療效,就能拿去國外唬弄那些外國醫生,那將是一個多大的商機啊!只是當這些人不斷自我催眠說:「那是神經,不是經脈」時,可曾想過一個人花了三十年心血,用他的命去換取醫術,得到的卻是連一點最基本的尊重也沒有,方老師怎能嚥下這口氣?再說身為漢民族的子孫,西醫再怎麼先進,也不該唾棄中醫,硬將經脈療法改稱為神經療法,既改名又換姓,那是忘本的行為,就算將來能在國際揚名又如何?一旦被拆穿西洋鏡,不是丟臉丟大了嗎?
 
  我先生在兒子初上幼稚園的時候只告誡他兩件事,一是「別人的東西不要拿」,二是「不可以說謊」。黃忠信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也擁有社會地位的人,難道不懂得這兩點最基本的為人處世的原則?
 
  現在黃忠信身邊支持他的人都是一些醫學教授,他的勢力已經越來越龐大,我們又能如何呢?朋友搖頭嘆氣的勸我說,想拆散這種利益結構比登天還難,別白費力氣了,但我和先生都是寧死不屈的人,雖然我們只是一介毫無背景地位的升斗小民,但我們絕對相信,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天理豈容人可以任意顛倒是非黑白?我們會學唐吉訶德挑戰風車的精神,不信公理喚不回。

3 則留言:

  1. 加油! 正義也許遲到了,但總有一天會到!

    回覆刪除
  2. 您好
    先生因幾年前的皰疹後神經痛困擾而上網搜尋方法找到神經調節療法而連結到這裏,拜讀“遲來的正義”一文,深感正義未能伸張之鬱悶同感並實際行動訂購您的書籍,希望能找到解決先生神經痛的問題。
    並想說出我的想法:惡人自有他該有的報應,不是不報。要相信。
    等書來我再仔細拜讀,謝謝

    回覆刪除
  3. 您好,腰痛腳麻灼熱請問開通堂有授門診嗎,如何聯絡謝謝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