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陰陽論序文 - 開通堂

Latest

2015年4月14日 星期二

黃帝內經陰陽論序文

承先啟後 : 一位奇人與奇術



   <<黃帝內經>>是中醫的經典,歷代醫家皆奉為圭臬,流傳兩千多年,至今仍是中醫師必讀的書籍,可說中醫的一切醫理基礎全建構在此書中,而一位學歷僅小學畢業的赤腳大夫方幸賓,從2002年出版<<痠痛經穴療法>>後,便宣稱要修改<<黃帝內經>>,相信會有很多人嗤之以鼻的認為他夜郎自大,冒犯神聖的經典。

    為何他會想要修改<<黃帝內經>>?此事說來話長,他原本從事土木工程營造,少年得志,累積萬貫家產,對中醫經穴完全是門外漢,只因當兵爭強好勝,擲手榴彈比賽為求第一,拼盡全力拉傷右手臂,久治不癒變成痠痛,被一位中醫師以燔針治療在患部肺經下了兩針,他立即感覺痠痛難忍,一直要求醫生起針,但那位醫生卻叫他要忍耐,說氣過了就好,後來果然痠痛消除,但右手臂從此日漸無力肌肉萎縮,所有出力的工作只能改用左手。

    命運的轉折常出人意料,事業如日中天的他因投資屏東霧台小鬼湖採大理石礦,有五、六年的時間全在山區裡開山闢路,偶然間在原住民朋友的帶領下去溪谷放釣餌,捕捉到一條超過十斤重的大鱸鰻,民間流傳鱸鰻具有治關節炎的功效,不知是不是竄氣作用的關係,吃完那條鱸鰻後右手臂的舊傷竟復發,讓他深刻體會什麼叫「痠痛不是病,痛起來要人命」的滋味。試遍所有療法仍難解那種錐心鑽骨的痠痛,想起母親說過的話:「你嬸婆原本無法抬手梳頭,遇到一位老先生在他背後的穴道按摩後,手臂立即能舉高」,彷彿心中燃起一盞明燈,讓他開始在身上找尋能疏解痠痛的穴位,從此一頭栽入中醫的經脈醫術領域裡,找到自救與救人的方法。
    也許上天自有安排,投資小鬼湖採礦失利使他人生的成就再度歸零,卻也開啟了他研究中醫經穴療法的大門,有別於一般中醫師都是先讀書學習,執業後才將所學應用於患者身上,因為經驗不足,患者勢必成為白老鼠,方幸賓卻相反的完全以自己的身體做實驗,不斷探索經脈和穴道的關聯與作用,嘗試武俠小說中所謂的點穴與解穴,找出十二經氣脈循環的對應規則,繼而解開脈象的謎團,獨創出一套容易學習與運用的把脈方法,加上長年研究的「十二經陰陽氣脈病理」,可說是中醫兩千多年來的重大突破。

    陰陽應象大論篇云:「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也,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也,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於本。」所以陰陽理論是中醫醫理的基礎,陰陽若不分明,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在診斷治療上則一步錯,步步錯,良醫與庸醫的差別全在於此。

    方幸賓耗時三十餘年研究經脈醫術,他是先摸熟了人體氣脈的各種變化後,才試著從中醫的典籍裡找理論,結果發現理論與實際的差距甚遠,尤其是陰陽理論如何應用於經脈醫術上,完全沒有明確的記載,加上古文在譯釋時個人見解不同,若有不正確的解釋,勢必誤導後輩醫者的學習,影響之深遠難以估量。中醫治病的兩種方法就是用針與用藥,所謂「一針二灸三毒藥」,從古至今留傳下來的驗方不勝枚舉,但在針灸的理論上卻不見任何革新,方幸賓認為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陰陽不分。陰陽二字以人體而言必須先分男女,再談三陰三陽的經脈循行,論於五行也要先分陰陽再談生剋之道,而這兩項重點卻被現今的中醫所忽略,再加上把脈方法難以傳承,各家理論莫衷一是,都是中醫醫術無法提升的瓶頸。

    方幸賓於2002年出版<<痠痛經穴療法>>時,便公開他研究多年的「十二經陰陽氣脈病理療法」的基礎理論,那是結合五行陰陽與六氣陰陽併用的「四經一體」氣脈陰陽互通的經穴用法,清楚的將陰陽理論帶入經脈醫術中,歸納出一套簡單易學的痠痛經穴療法,分男女、左右、上下、虛實去變化運用,有效解決人體各種痠痛問題。所謂通則不痛,經脈疏通後病痛自然消除,<<痠痛經穴療法>>一書立竿見影的功效,是「四經一體」理論的最佳實證,但此書中所運用的只是簡單的疏通方法而已,尚未配合脈象與病理診斷做臟腑調理。

    <<痠痛經穴療法>>出版後,許多買到書的中、西醫師虛心前來拜師學習,大家都亟欲學習臟腑病理的診斷與治療,為了教學上的需要,其實還另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原因,讓方幸賓著手修改<<黃帝內經>>。早在<<痠痛經穴療法>>出版的前幾年,他靠栽種石蓮花在市場販賣維持生計,做生意的空檔總會研讀<<黃帝內經>>,突然有個聲音告訴他:「你必須寫一本<<黃帝內經陰陽論>>。」當下他立即否決了這個提議,因為他自認才疏學淺,有什麼本事修改經典?但這個念頭卻從此在他心中生根,讀<<黃帝內經>>之時會專注於陰陽理論上,更玄奇的是每遇百思不得其解的段落時,就會有聲音用漢語發音讀給他聽,令他茅塞頓開,心領神會其中的涵義,直到<<痠痛經穴療法>>出版後,命運的安排令他不得不走上行醫之路,他才決定承天命而為,將<<黃帝內經>>修改成<<黃帝內經陰陽論>>,以利未來中醫醫術的發展與提昇。

    2002年出版<<痠痛經穴療法>>之時,蒙書法大師王誠一先生惠賜「開通堂」堂號行濟世救人的志業,之後陸續出版<<疼痛對應療法>>、<<針灸貼療法>>、<<把脈摸氣就知道>>等書,每本書皆歷久不衰,長銷至今十餘載,讀者與弟子遍及海內外,實現他當初想以一本書治天下人痠痛的理想,同時也引來無數看遍中西醫仍解決不了病痛的患者上門求助,讓他有機會更進一步印證他所獨創的脈象技法,和「十二經陰陽氣脈病理療法」的理論與臨床應用正確無誤,足以為中醫開創一條易於傳承發展的新道路。

    調和陰陽乃中醫治病的根本之道,至真要大論篇云:「謹察陰陽所在而調之,以平為期。正者正治,反者反治。」也就是說中醫在面對患者時,透過「望、聞、問、切」四診法,以望聞問做參考,切定病名,就得要明辨陰陽虛實,才能做到謹察陰陽所在而調之,若是陰陽不分,如同方盛衰論篇所云:「切陰不得陽,診消亡,得陽不得陰,守學不湛。知左不知右,知右不知左,知上不知下,知先不知後,故治不久。」如此庸醫不但幫助不了患者,恐怕還要添亂,就像方幸賓當初被以燔針治療廢了手臂一樣,可悲可嘆!

    謹以<<黃帝內經陰陽論>>一書,向漢民族的先賢至聖致上崇高敬意,修改經典是為推廣醫術便宜行事,絕無冒犯之意,因為繼承先賢至聖的智慧,才得以啟發後學更進一步的發展,造福全天下人的健康,期望醫界與學界專家不吝指教,感謝萬分。
                                  凌 煙
                                          於2015年3月1 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