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醫無術 - 開通堂

Latest

2017年3月27日 星期一

有醫無術

 
    我們的親家公在嘉義地區做建築業的包商,一隻手臂不慎拉傷感覺痠痛不已,就去附近中醫診所治療,他說那位中醫師待人親切,對患者很有耐心,又有服務熱誠,所以連同膝關節與扳機指也一併做治療,他的施針方式師承某位中醫大學知名教授(插秧式下整排),每次去都下幾十針,常常回到家才摸到有針沒拔。
    親家公因為手痠影響工作所以每天去針灸,那位中醫師對人的態度又很好,漸漸大家變成熟識的好朋友一般,如此持續半年多,雖然中醫師信誓旦旦的保證一定會把他醫好,但似乎沒什麼進展,因為針灸所用的穴位大概就是那些,如果有效早就好了,直到幾個月前他與我們結為親家,改由方老師為他調理經脈,因為被過度扎針,費了很大工夫才將氣血疏通,手臂出去寺廟做志工炒大鍋菜時已經不會痠痛了。
    澳洲的墨爾本中醫大學教授多數來自中國,曾來拜師學習痠痛經穴療法的馬浩心中醫師就是在那裡取得醫師執照,畢業前他也曾去到中國的中醫院跟隨教授見習,開始執業後才發現所學的醫術很多都是無效的,或者有的有效,有的無效,因為學的是制式化的處理方法,有效者不知為何有效,無效者也不知為何無效。起初他用了一個最直接了當的辦法,就是一招功夫如果使用三次無效便丟棄,他開始自覺自己所學有限,所以勤於上網尋找新療法(方老師的《痠痛經穴療法》就是透過網路找到的。),然後花錢去進修學習,如此經過許多年才慢慢穩住腳步,逐漸建立口碑。



    為我們親家公治療的那位中醫師,用了半年多的時間,一再重複的在患部或就近取穴,並照他在學校所學,插秧式的在同一條經脈上扎許多針,明明無效卻還是繼續做同樣的治療,我只能用一個形容詞來解釋――就是「有醫無術」,這樣的中醫師為數不少,因為在學校所學如此,自己若不求上進,常常得面臨黔驢技窮的窘境。
    中國醫藥大學學士後中醫系的學生曾有兩屆來訪,期中一屆是為編系刊來採訪,緣起於畢業的學長移交給他們一本書,就是方老師的「痠痛經穴療法」,告訴他們說這本書很好用,所以他們才決定南下高雄訪問方老師研究這套療法的過程。許多人自己看書學習,認為這樣就夠了,但是醫術在於活用,而非死記死背穴位。想要活用醫術就必須懂醫理,明白人體經脈氣血循行的規則與其相互作用。
    我們痠痛班只有兩堂課,一堂講解《痠痛經穴療法》,一堂講解《疼痛對應療法》,都是方老師研究多年的心血結晶,有些人打電話詢問關於學習的事,我都會這樣回答:書上教的是方法,而老師教的是醫術,學會醫術才不會被方法綁死,面對患者不同的狀況才能靈活運用。而我們病理班傳授的是方老師的獨門把脈技法與病理診斷及經脈補瀉調理,完全視患者各種不同狀況去應對處置,醫術千變萬化,再也不怕被疑難雜症考倒。
    中醫的傳承難在辨症,「望、聞、問、切」四種診斷方法,如今大概都以問診為主,用藥就以驗方去加減,無效再換帖,用針就選擇經驗學位,無效再換位,明明無法透過把脈暸解患者的病情,還是根據學校所學依樣畫葫蘆,把個一知半解的脈,面對患者的詢問就以火氣大籠統解釋,患者不懂,所謂火氣大是指氣過旺,十二經皆有氣的過旺與不足,必須以平脈做標準再判斷。
    在中醫的病理診斷上脈診佔了相當重要的地位,因為唯有靠明辨十二經的虛實,才能得知患者所陳述的症狀是主病或副病,例如胃食道逆流的病因或許不在胃,而在大腸氣過旺,或者是肝膽(木)火旺剋脾土,如果只單憑症狀做治療,等同西醫開制酸劑給患者,一輩子也無法把病治好。而把脈技法在目前的中醫學程是無法讓學生充分學習到精髓,遑論老師的經驗移轉給學生,反正考試也不考把脈,就這樣一代不如一代,漸漸就形成「望、聞、問、猜」了。
    方老師以一生傳奇的經驗研究出這套「陰陽醫學」,包括明確易學的把脈技法,符合陰陽學說的經脈醫理,加上獨門的經脈補瀉調理,讓醫者可以學會一套終身受用無窮的醫術,再也毋須面臨「有醫無術」的窘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