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通脈象顛峰之堂同學會(五)一位西醫的真誠見證 - 開通堂

Latest

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開通脈象顛峰之堂同學會(五)一位西醫的真誠見證




    黃百祿醫師原是高雄長庚的心臟科主治醫師,後來選擇在大樹區較偏鄉的地方開業,十多年來眼見許多年長熟識的慢性病患者重複一個相同的過程:藥越吃越多,病越來越重,直到藥物再也無法控制病情,併發其他器官出現問題,最後多重器官衰竭逝世,看在他的眼中總是無比沉痛與無奈,這是一位視病猶親的好醫師內心長期存在的無力感。因此,已經行醫二十多年的他,決定再學習一些有別於西方醫學的新療法以幫助患者,不斷在網路搜尋,最後選擇來開通堂拜師,先從基礎「痠痛班」學起,兩堂課上完,很快就在群組分享兩次臨床治療案例:



上星期六及星期日剛上完酸痛經穴療法及對應療法。今天看診,實際應用,由於不是很純熟,僅分享三個病例。
病例一:46歲女性,右前肩關節酸痛3天,平舉或向後很痛。經檢查在右肺經雲門位置有明顯壓痛,使用經穴療法在右脾經衝門附近有痛點,經按壓1分鐘,病人手臂可以平舉及向後擺,疼痛明顯改善。
病例二: 65歲女性,主訴右下腰閃到,疼痛一星期有看中醫及針灸無效。經檢查是右膀胱經秩邊位置有明顯痛點,採用經穴療法,在右小腸經天宗位置按壓1分鐘,病人腰部立即舒緩,可以挺直,效果很好。
病例三:58歲女性,主訴左後膝蓋窩附近肌肉緊繃,行走不利。究其原因是連續坐矮凳子工作導致。由於找不到明顯痛點,我讓病人起身做甩手肘運動30下,病人竟然覺得突然鬆開了,效果顯著。老師説甩手肘可以教老人保養膝蓋,值得推廣。以上三例請大家參考,由於是初學,還請諸學長多多指教。
    後來他又分享了兩個臨床上有趣案例:
 案例一、53歲男性主訴前一天晚上突然胸口痛,尤其呼吸時會劇烈疼痛需㨶住胸口併呼吸困難。檢查發現在左邊胃經乳中穴下二個肋間用力點按,病人自覺呼吸正常,我一放開手,病人呼吸又會痛。我從虛症先找,在左手上臂大腸經治療點1附近有明顯痛點,經用力按壓1分鐘後,期間病人自覺呼吸疼痛感大幅減輕,疼痛感由原本10分降為2分,治療效果快速且有效。這個病例蠻有趣的,跟大家分享。
案例二、中年女性患者因為騎車摔倒腳踝受傷,在其他診所治腳傷近兩個月還跛腳,我上完痠痛班的課後她來我診所看病,我教她使用《疼痛對應療法》裡面抝手腕做對應治療試試,結果那位患者回去當晚一次就抝了30分鐘,回診時腳已經好得差不多,還說我怎麼沒早點教她。
    黃醫師學完《痠痛經穴療法》與《疼痛對應療法》兩堂「痠痛班」的基礎課程後不久,就報名「病理班」的十二堂課程,在這十二堂課中方老師從《黃帝內經陰陽論》開始講解,讓學員們充分暸解我們「陰陽醫學」的理論架構是如何與天地陰陽相應,他是如何透過正確的陰陽理論去印證人體十二經氣的陰陽變化,他所研究的「四經一體」與「五行分陰陽兩系統的相生相剋」是從哪裡領悟,當然最重要的是要學習老師獨門的把脈技術與陰陽補瀉方法,加上多年的病理診斷經驗,這些都有「秘笈講義」詳細教學,當然學員們需簽「授課合約書」保護老師的著作權,在醫術的傳承上是禁止二手傳播的,因為學藝不精是在害人而非救人,所以「病理班」不只是表面上的十二堂課,學員除了可以長期免費複習外,也有專屬的群組可以隨時提問請老師釋疑,沒課程的時候每月至少會舉辦一次「脈象研討會」讓大家提案討論,這就是最重要的經驗傳承,讓每一位習醫之人都能充分學習到毫無疑問為止。
    把脈技術無法有效傳承一直是中醫界秘而不宣的事,證照考試也沒考把脈,所以不會把脈的中醫師比比皆是。而我們開通堂由方老師數十年心學研究的把脈技術,號稱連西醫都能輕易學會,這絕非誇大不實的廣告,下面是黃百祿醫師上完「病理班」十二堂課之後的案例分享:
案例一、最近有治療一個巴金森氏症,右手不自主抖動厲害。是一個60歲女性,常常胃痛來看診,因為右背部疼痛,常吃止痛藥。把脈結果是肝無力,膽過旺,並且膀胱,心旺,腎小腸無力。病人有憂鬱症傾向。第一次治療使用洩膽補肝,病人説大約有10小時沒有手抖動,讓她可以睡覺,之後又開始手抖。第二次治療,我再加了補腎,2天後病人回診,説一樣大約有10小時沒有手抖可以入眠,之後仍然又手抖。請問有經驗的學長,巴金森氏症患者的治療,如果持續治療,不會手抖的時間是不是會越來越長?有機會治療好嗎?病人說就算吃藥她也會手抖,很難得能讓她有10小時手不抖可以睡覺。
案例二、昨天看診來了一個中年婦人,主訴前一天晚上跟先生吵架,盛怒,暴怒,甚至菜刀都想拿出來。結果嚴重頭痛,到長庚醫院急診血壓超過二百,她原本沒有高血壓,更慘的是打完止痛針又藥物過敏。今天來看主訴仍然頭痛並且左頸很酸痛。把完脈,膽旺,但是肝氣卻摸不到。想到老師上課有說肝太旺會阻塞,就給這個病人洩肝洩膽了。是什麼事可以讓人氣到把肝經都阻塞了呢?勸告病人要把心結打開,否則很難好,但是丈夫往往是妻子的全部,她能真的放下嗎?
案例三、68歲男性,5年診斷患有癌症接受化療及骨髓移植,二年前左前臂骨轉移復發又接受開刀及放射治療,之後便長期服用化療藥物。這個病人常常頭痛,頭暈和心悸來門診看診。前一陣子他跟我説他的雙腳麻木,並且有緊繃感,只要一吃化療藥物雙腳就會燒灼疼痛,痛不欲生。這種情形有二年了,醫院都無法處理。我試著幫他把脈,很奇怪的是他開刀那一手脈象都很弱,膽心包幾乎摸不出來,另外有肝無力。由於病人長期睡不好,並且是有燒灼疼痛感,我就隨手幫他洩膽洩心包補肝。3天後病人回診説麻木好了大半,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接著又給病人治療了3次,左手的脈氣竟然全都回來了,目前雙腳僅有一點點麻麻的,吃化療的藥物也不會痛了。看到病人能夠脫離長期的病痛,我的內心有點小激動!我在想老師傳授的經脈醫術不僅解決了病人的苦痛,也療癒了醫師的內心。
    黃醫師最後分享的那個癌症患者案例,身為西醫他很清楚那些癌症治療對患者身體的傷害有多深,痛苦有多大,學習方老師的醫術後,徹底印證這套「陰陽醫學」對患者的幫助有多大,他才會發出肺腑之言說:「老師傳授的經脈醫術不僅解決了病人的苦痛,也療癒了醫師的內心。」真是一位擁有仁心仁術的好醫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