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學問(上) - 開通堂

Latest

2014年2月7日 星期五

走路的學問(上)

常有患者問方老師:「該怎麼做才能讓身體維持健康?」除了少動怒生氣外,早睡是必然的,而運動他總是叫人最好每天走路一小時,不需要快走,慢走即可,此法還收錄於<<把脈摸氣就知道>>一書中向所有讀者倡導,結果自己卻基於總總因素,很少有機會去實行,每天清晨頂多到山上走走,而這座鳳鼻頭山真沒甚麼挑戰性,且我們農場後方山的另一面是墳場,塚塚相連到清水巖,也絕非運動的好環境。
方老師三十多歲退出土木工程界後,一度以帶領小鬼湖登山團為業,亦是游泳健將,後來隱居山野務農後反而少有機會爬山運動,隨著年歲的增長,過去宛如健美先生的結實身材也逐漸中廣,我戲謔形容他從「狗公腰」變「鮪魚肚」,去年初硬拉著他每天騎腳踏車去鳳鼻頭港南星計畫區,到大林蒲買菜再回來,車程約四十分鐘。騎腳踏車雖然是不錯的運動,但騎在大馬路旁必須忍受往來車輛所製造出來的油煙與灰塵,他又不喜歡戴口罩,後來我們試著更換路線,心血來潮騎往鳳山水庫,才發現這裡簡直是人間仙境,環湖道路只在早晚開放供民眾慢跑、走路,車輛禁止進入,來回六公里有山有水有候鳥成群,從此我們每天清晨六點以前必來報到,方老師會邊走邊練氣,總算徹底執行每天走路一小時的養生方式。
開始走路之後,才發現當中有許多平日所不知的學問,首先是速度問題,剛開始走路時常會遇到一些健步如飛的同好,他們有很多人年齡甚至比我們大,但我們別說想跟上他們的速度,即使不急不徐地走完全程,回家依然感覺疲累,這便違反輕鬆走路的原則,有人認為運動就得累得滿身大汗氣喘吁吁才算數,但方老師認為身體勞動喘氣時,經脈氣行反而不均衡,陰陽理論講求中庸,且要以個人的條件作為標準,體能是要逐漸訓練的,常見運動時猝死的案例,便是過於勉強自己,所以我們一再放慢腳步,別人走一小時可來回,我們一直調整到六公里共花一小時二十分鐘,才找到適合的速度,一趟路走完神清氣爽,練體又練氣。
過去沒有運動習慣的人,到中年之後開始有危機意識,明顯感覺新陳代謝速度減緩,非得靠運動補足新陳代謝率不可,開始運動後才發現機械已老舊,不堪操練的結果就是新傷與舊傷齊發。我國小時是排球校隊,跌打損傷是兵家常事,成年後不小心地跌倒而使膝蓋受傷也不只一兩次,四十歲以前自覺筋骨還好,年近半百開始運動後,才感到原來也是一身老骨頭了,尤其是右腳膝關節因為曾經受過傷,每天走完路回來又忙東忙西,一天下來關節總有壓迫不適的感覺,雖然不至於疼痛,明顯已有膝關節發炎的症狀,而我的腰椎也因為兩次剖腹產腰椎麻醉所留下的後遺症,不時隱隱作痛,全賴方老師三天兩頭不斷的維修,才能繼續走下去。(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